174、顧家(1/2)

加入書簽

  徐小樂很快就發現,羅只是安插在自己身邊的明樁,另外有一個打扮成賣糖葫蘆小販的暗樁,整日游蕩在長春堂到廣福橋碼頭的這段路上。

  除了這些盯著各大藥鋪的明暗密探,另外還有巡檢司、衙役、錦衣衛組合起來的人馬,在各個街坊挨家挨戶搜索陌生人,尤其是要鄰居舉報新近住過來的人,以及受傷的人。

  整個蘇州城都許進不許出,連各處水門都已經半封閉了起來。

  顧煊帶著徐小樂和羅往顧家大宅的路上,看到不少小船正在河里打撈垃圾,就不解問道“他們這是在撈什么?”

  羅毫無心機答道“那些賊人買不到藥,請不起醫生,肯定是要死的。這個天氣,尸體若是不處理掉,肯定是要臭的?,F在在河面上打撈的就是尸體,從沉尸的位置,大約就能猜出他們的位置?!?br/>
  徐小樂一聽,暗道官府果然也不是笨蛋,不知道張大耳怎么處置那具尸體。唉,希望沒有沉河。

  他看張大耳出手之闊綽,就知道這案子太大,忍不住問道“小,這幫賊人到底干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,竟然能官軍打上了?”

  羅撓了撓頭“這個我實在也不知道,就是上頭壓得太兇。聽說北京那邊還要派個指揮僉事過來呢?!?br/>
  顧煊先叫了起來“這么大的官!”

  羅了頭。

  徐小樂就故意道“上不是說只有一個悍匪么?”

  跟徐小樂不同,羅完全不知道何紹陽就是嫌疑人。他道“這悍匪聰明得厲害,他總是能騙著別人跟他作惡。一旦到了危急關頭,他自己就先溜了。那些從犯就算抓住了,也說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?!?br/>
  徐小樂暗道何大叔倒是真有本事。若是查到我頭上來,我也肯定一問三不知。

  三人走走聊聊,沿途還停下來跟幾個陌生人聊起了這樁案子,果然全蘇州的人都知道了。只是市井傳聞很多都不靠譜,譬如就有人說這悍匪搶了府庫。真是笑話,府庫是那么好搶的么?

  徐小樂對此自然不信,不過又聽那人說,如今官府在各個傾銷鋪子里都埋下了暗樁。若是有人拿著金銀過去傾銷,少不得拿去拷問。徐小樂當即捏了把冷汗,自己床下面的兩錠金子可不能輕易見光了。

  官府動靜雖大,但是百姓還是喜聞樂見的,本來就沒什么娛樂,如今倒是有了許多談資。

  顧煊將徐小樂帶到了顧家大宅,自己就找了個借口走了。他雖然是顧家的親戚,卻也不是隨便能夠進出的。如今手里沒有過硬的禮物,更不敢輕易去見長房嬸嬸,只把徐小樂交給家里仆人便是了。

  顧家在官身上要比周家更高一些,宅子接連占了整個街坊,足足有五十多畝。秉承低調奢華的勢家宗旨,從正門進去穿過門廳、轎廳、客堂、正堂,完全就跟普通大戶人家沒甚分別,只是在細微處頗顯身份。

  比如在一轎廳的墻壁上,好不顯眼地掛著一副字,正是國朝名家宋濂的真跡。

  再比如,客堂的屏風上繪著趙孟頫的山水摹本,仔細看看卻是一股絲線劈成十六股的精美蘇繡。

  至于傳說中美輪美奐的精美園林,前面宅子只有四座,正應了春夏秋冬四季。而在外

  滿身

章節目錄

湖北快3遗漏 1分快3彩票下载安装 黑龙江11选5遗漏 河北十一选五跨度表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度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湖北快3彩经网 广东11选5一中一免费计划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结果 黑龙江省22选五走势 喜乐彩中奖规则奖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