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0、考試(1/2)

加入書簽

  徐小樂并不是那種敝帚自珍的人。他完全不介意將自己的技藝傳授給別人,也不能理解那些死守著技藝不放的人。

  他唯一介意的就是教出一個庸醫。

  他最最擔心的就是教出一個醫德有虧的庸醫。

  許多老大夫都擔心所傳非人,徐小樂曾經以為只是借口。醫術又不是武術,傳給壞人難道就不治病了嗎?直到這幾個月的目見耳聞,徐小樂才更覺得,有才無德恐怕跟有德無才一樣害人。

  至于那些無才無德如李西墻者,更不知道為什么師爺當年要收他了。

  徐小樂就先申明“我不要學徒做仆從,但是學徒終究跟弟子不一樣,別以為做了我的學徒,就一定能登堂入室?!?br/>
  這話很有些潑冷水的意思,但是陳明遠等人仍舊很興奮。

  陳明遠道“路總是一步步走的,以后的事自然以后再說?!?br/>
  徐小樂掃了一眼李西墻和顧煊,見這兩人也沒有意見,就重申道“我也不是誰來都教,就跟縣學考試一樣,我出一份卷子,凡是想跟我學的,都得先過了卷考一關?!?br/>
  顧煊連忙道“這是老規矩了,哪有一進門就能學到本事的。心性還都沒磨練好呢!”

  陳明遠等人也齊齊頭。

  徐小樂就叫陳明遠去拿了紙筆,又跟他說“擇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,長春堂里所有學徒、伙計不論年限,只要自己覺得有些底子的,都可以來試試。有師父的也可以來,只要通過了,我也照樣教。就這樣吧,互相通知一下?!?br/>
  顧煊開始聽徐小樂說不論年限,頗有些被當面打臉的感覺,心中頗有些不好受。不過馬上又聽徐小樂說“有師父的也可以來”,立刻就被震驚了。

  長春堂里只有兩個人有學徒,有徒弟。一位是魯藥師,一位就是楊成德。

  魯藥師教的是藥工,隔著行呢。他的徒弟未必肯來,即便學醫也是兼修,能有出息那是一段佳話,沒有學成也算開開眼界。

  楊成德那邊就不一樣了。人家起碼自稱劉河間的法脈苗裔,真正有資格坐堂行醫的大夫。他的徒弟若是過來給徐小樂當了學徒,這算怎么事呢?

  顧煊望向李西墻,見李西墻笑瞇瞇地很是得意,就輕輕問道“連楊成德那邊的人都收,沒問題吧?”

  李西墻等陳明遠等小伙計出了亭子,方才道“小樂這是釜底抽薪吶?!?br/>
  楊成德的徒弟未必會來,但是那些跟著楊成德的小伙計,難免是要動動心思的。

  顧煊頓時領悟,連連頭“小樂此招甚妙!”

  徐小樂瞪了兩人一眼,撕了一條雞腿,不以為然道“你們就是心思太駁雜了。我哪里有這個意思?只是不想把心求學的人攔在門外罷了?!?br/>
  李西墻先笑了起來,也不知道是笑徐小樂的天真,還是自以為看破了徐小樂的計謀。顧煊也尷尬地跟著笑了幾聲,心中還是更喜歡“釜底抽薪”的解釋。

  伙計之間是存不下秘密的,何況還是徐小樂明確要他們互相通知。不一會兒功夫,整個長春堂都知道徐小樂要出題招收學徒,凡是自覺有些底子的,都可

  嘿嘿 短篇大集合

章節目錄

湖北快3遗漏 今日股市大盘点评 策中策配资 贵州11选5计划 中国福利彩票怎么看第几期 燕赵风采20选5今天号 体育彩票排列三投注 王中王单双中特 直播 想玩股票怎么玩 福建快三下载安卓版 创利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