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9、年貨(1/2)

加入書簽

  一個虬髯大漢手里提著一個布袋,闊步走向葆寧和堂的側門。

  葆寧和堂前店后家,這個側門也是張家的出入正門。因為地處鬧市,往來行人頗多,看到這么一個兇神惡煞的大漢走來,手里的包袱不住往下滴著血水,紛紛側目,嚇得回避。

  虬髯大漢在張家門口站定,高聲對門房道“呔,叫你家管事的出來,就說綠林道上聲名赫赫,人稱一刀兩斷馮克難的馮掌柜,已經斬殺了他的仇家,叫他出來認領?!?br/>
  這番話說得是何等器宇軒昂,雄姿英!街上的行人一下子就都回避光了。誰也不知道是真的躲起來了,亦或是偷偷找捕快告密去了。

  張家的門房嚇了一跳,哪里來的這樣的渾人!

  他本來想上前驅趕,但是一比照彼此身量塊頭,三個自己疊起來恐怕才有人家那么大的身體,這樣想想還是算了。尤其那人聲稱殺了人,手里提著一個鮮血淋漓的包袱,身后背著一柄大刀,怎么看都不是善類。

  門房嚇得只好縮進府去,連忙通報張管家。

  張管家在洗手之前是在江湖道上混過的人,也是打家劫舍的好手。他聽了通報,心中暗道這不對呀,我安排下的兩支人馬,一支在6路,一支在水路,都是我當年的故友,哪里來的這個馮克難?這人名頭很響么?我卻完全沒聽說過??!

  張管家雖然心中疑惑,還是趕忙出了府門,一眼就看到那個粗壯的漢子。他眼睛一瞄馮克難手上的包袱,心中疑惑更甚這是我那些老朋友找來的幫手么?沒有道理叫這么個渾人來報信??!

  張管家心下不喜,上前道“你是何人,來此作甚?”他走近馮克難,壓低聲音“怎么光天化日之下來家里!沒有做過買賣么!”

  馮克難大笑三聲,并不跟他多說,只道“我皮厚,來多要盤纏?!?br/>
  張管家一聽,心中暗道原來是我那些“朋友”想要加價,故意找了這么個渾人來搗亂。這么說倒是合情合理,乃是綠林道上的習慣。他咬著牙道“加多少?”

  馮克難伸出一只手搖了搖。

  張管家心道這就是要加五十兩了!這也太黑了。

  不過人家提著人頭站在家門口,什么事都只能穩妥為先。

  張管家只好道“請進來說話?!?br/>
  馮克難卻不肯動,仍舊站得穩如山岳,道“不見到銀子,我是一步都不會動的?!?br/>
  張管家無奈,拿出早前準備好的五十兩,又通報張成德,從賬房里支了五十兩,湊足了一百兩紋銀。

  馮克難將浸滿血的布袋扔給張管家,拿了銀子就走。

  張管家環顧四周,見到街坊們都藏在門窗后面偷偷窺探,心中嘆了口氣這回又要花一筆銀子堵衙門捕快的嘴了。

  他倒是不擔心手里的人頭,只要在府里挖個深坑埋了就行。等捕快們來了,就說自己被人拿了個狗頭訛詐,新年新歲為了息事寧人才給的銀子。這理由雖然很一般,但是捕快們拿了紅包,也就不會計較了。

  張管家掂了掂手里的布袋,正

  《紛紛

章節目錄

湖北快3遗漏 北京股指期货配资 安徽快3遗漏号码数据查询 百度股票 天津11选5第20010224期 排列五今晚上开的什么奖 广东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 吉林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50 吉林体彩11选5最大遗漏 广东快乐10分钟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