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4、探監(1/2)

加入書簽

  詔獄的守門老軍和徐小樂一樣沒說全部的真話。ㄟㄟ

  徐小樂不是要“出個診”,而是要出好幾個診。

  這些詔獄的獄卒雖然也算是上直親軍的錦衣衛,但是從品級上說只能算是力士,甚至有的連力士都不算,屬于差役。

  錦衣衛表面風光無限,但起碼得到了校尉一級,人家才會給好臉,讓你吃霸王餐、隨手順幾個果子。力士和差役這樣的底層錦衣衛,同樣面臨著極大的生活壓力,只有從犯人頭上榨些油水。

  偏偏詔獄跟普通衙門的牢獄不一樣。其他衙門的大牢屬于旱澇保收,總有人逮進來。雖然沒有大富大貴,但是生活不愁。

  詔獄就全看運氣了,要么沒人進來,要么進來的就是大官。大官里面也得看運氣,有的大官家里舍得出錢,獄卒們上上下下就能吃飽吃好;若是碰到徐珵、高志遠這樣的“清官”,那獄卒可就只能苦熬度日了。

  高志遠好歹還給那老軍帶來了三十兩的收益,徐珵那邊可是連個探望的人都沒有。加上新皇登極之后,正統皇帝關在詔獄里的官員全都翻了身,即便沒有官復原職也都趁著大赦天下家享福去了。如今詔獄里空空蕩蕩,可想而知獄卒們連吃飯都成了問題,更別說看病了。

  尤其京師乃是天下善之區,米貴如珠,燒柴就跟燒桂木一樣,要是生個病,看醫生抓藥簡直能叫小康之家一夜破產。這樣的重壓之下,獄卒們就算有病也都用民間偏方應對,比如多吃綠豆、活吃泥鰍之類的。

  有的人身體好,硬挺過來也就沒事了。有的本來身體底子就差,弄了這些亂七八糟的吃下去,一命嗚呼還算好的,更慘的是走前受盡病痛折磨。

  守門老軍拿了徐小樂三十兩銀子,自然不肯再分出去。他知道后面兩道門的同行們正好需要大夫,就讓徐小樂出診代銀。這其實也算是兩廂得利,因為大家都沒銀子,等于互相行個方便。

  徐小樂早就知道春天是時疫高的時節。冬天沒有好好保養身子,飲食不妥當,衣被不夠保暖,或許當時沒有覺有什么問題,但是一到了春天就肯定要病。而且京師的春天還不同于江南。江南的春天一天暖過一天,而北方的春天卻有寒,正所謂乍暖還寒時節,最難將息。這種節氣,得病也就很正常了。

  獄卒們聽說徐小樂是御醫,當然歡迎,當天下午就去看了兩個據說病重的。

  徐小樂分清虛實,一劑藥下去,這邊人還沒走,那邊病人已經有了起色。

  這樣的醫術就連老軍都被嚇了一跳,再不懷疑徐小樂的御醫身份,格外巴結,四下替徐小樂揚名。

  在詔獄這樣的封閉環境,不過二三十個獄卒輪班,口耳相傳就傳遍了徐小樂的大名。他們或是自己受病痛困擾的,或是家里有人生病的,這時候就都涌了過來,一個個論資排輩,等徐小樂一一上門。

  有了這樣的人望,要想進詔獄探個監,也就不麻煩了。

  當天夜里,老軍帶了徐小樂跟羅兩個,先進去走個過場。因為在夜里,長官就算聽說有犯官生病,也不可能巴巴地趕來的,下面的獄卒也就有了事急從權的機會。

  徐小樂本來想帶上高若楠。不過現在還

章節目錄

湖北快3遗漏 青海快3怎么买 内蒙古快三推荐号一定牛 正规金融平台有哪些 今日股票利好消息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甘肃快三技巧与计划 北京pk拾选号技巧 黑龙江彩票p62中奖结果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500 辽宁福彩35选7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