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好意思,請天假(1/2)

加入書簽

  房知縣心道:這倆錦衣衛果然是來保這少年的。不知道是另有關系,還是顧家給了銀子。

  羅權和穆青友從角落里出來,對房知縣拱手作禮。

  羅權擠出一個笑臉道:“房老爺,何不聽聽徐小樂要如何辯解呢?!?br/>
  此時距離呼風喚雨、忽悠得皇帝被俘北京被圍的大太監王振身死不到一年,東廠、錦衣衛余威尚在,房知縣也硬擠出一個笑容,努力奪回屬于自己的尊嚴。

  他道:“二位是要會審么?”他本想用質問語氣,顯得自己剛正不屈,誰知話一出口,聽起來卻像是阿諛奉承。

  就連站在他身邊的李師爺也不住咳嗽,覺得東翁有些太怯弱了。

  羅權道:“豈敢豈敢。不過為了公平起見,總不能叫人家孩子話都說不完,就去吃牢飯?!?br/>
  房知縣只好做出威嚴狀,說道:“徐小樂,你說是夾食傷寒,他們說是驚風,各執一詞。兩相比較,你不過是個學徒,而這幾位都是杏林老手,本官自然是傾向于諸位先生的辨證?!?br/>
  他話鋒一轉,道:“有兩位親軍上差替你求情,本官便給你一個機會。你若是能說服諸位先生,本官便放你一馬。若是不能說明道理,本官仍舊要將你收監!”

  徐小樂道:“夏蟲不可以語于冰,我無論說什么道理,他們都聽不進去的?!?br/>
  堂上好似轟然間開了戲臺,有人轟然大笑,有人起哄叫好,有人惡語咒罵,有人怒極欲倒……有人面孔黑得更黑,簡直勝過了煤球。自然是燕仲卿、趙大夫和葛再興三人了。

  房知縣面孔板了又板,大聲吼道:“莫非你壓根沒有道理可講?你是在消遣本官么!”

  徐小樂巋然不動:“縣尊老爺,小民的意思是:與其講什么道理,不如治好這孩子?!?br/>
  醫生道理說得再好聽,也不如實打實地將病人治好。只要能治好病,誰又來追究你的道理講得通不通。

  徐小樂這話,可謂是最硬的道理。

  然而在其他大部分人眼里,這卻是“嘴硬”的道理。

  趙大夫大笑道:“妙極妙極,能治好病人自然是最好的!我斗膽問一聲徐大夫,你打算怎么治!此子鼻如煤煙,肺氣已覺,你就算能拿出神丹來,也未必能叫他復活!”

  燕仲卿理智上贊同趙大夫的話,但是情感上還是很不愿意聽他將兒子說死。

  “姓趙的!我家男人將你當兄弟,你這是在咒你侄兒快死么!”

  燕仲卿的妻子一直在堂上低泣,以至于所有人都把她忘了。此刻她聽徐小樂說能治好兒子,根本不管是神丹還是扶乩、是請神還是煎藥……只要兒子能活過來,自己做牛做馬都可以。

  她正想去求徐小樂施展“神通”,卻遇上趙大夫陰陽怪

章節目錄

湖北快3遗漏 重庆农场平台下载 可以用股票贷款吗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在线配资公司 山东11选五任三遗漏 昨天股市大盘行情 湖北快三投注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全天免费北京pk拾计划 中国女篮进入决赛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