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3、仗義(1/2)

加入書簽

  莫莊主一來,前面那些拆招牌的人就停了手。 雖然莫莊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只能出毫無意義的“嗚啊嗚啊”聲,但是明顯可以看到壯年們臉色尷尬??磥磉@位豪強并不同意砸人招牌這樣的做法。

  果然,帶人來砸里仁堂招牌的是莫莊主的小兒子,此刻見老爹和大哥都來了,只能訕訕退到一旁,垂著頭聽大哥轉述老父親的訓斥。

  里仁堂的李掌柜略看了一會兒,確定自己的招牌是保住了,也緩步上前,深深朝莫莊主鞠躬致歉。他沒治好人家的病,如今人家又寬宏大量地來為他解圍,這讓老掌柜實在覺得沒臉見人。

  圍觀眾人見莫家掌事人出來了,熱鬧也就到此為止了,紛紛退去,只有最堅定的圍觀群眾還在日漸升騰的暑氣里堅持不走。

  對樂來喜而言,里仁堂是高高在上的藥界老大起碼在京北這一片,地位絕對崇高。不說他家累世行醫,李掌柜的醫術在華北杏林也有一席之地,光是家中丸散膏丹的秘方就有十好幾張,足夠子子孫孫躺著過日子了。

  這樣一位大佬,如今給人垂告罪,對樂來喜而言就像是一出虐心大戲。他并非沒有起過同行如冤家的念頭。每每聽客人說你這兒就是不如里仁堂,樂來喜也深感無力和羞怒??吹嚼罾险乒窠o人告罪,他又有深感悲哀,不忍看,更不忍不看。

  在樂來喜呆的時候,徐小樂已經從墨精的背上跳了下來,走向莫莊主和李掌柜。樂來喜反應過來的時候,徐小樂都已經走出三五步了,只好連忙跟上去。他好歹算是半個地主,跟李掌柜也有數面之緣,總是比徐小樂這個純外人方便介紹。

  徐小樂卻沒叫樂來喜揮作用,直接拿出自己的腰牌奉上“在下徐小樂,太醫院一個小小醫學生,剛才看了一陣子,想請教李大夫?!?br/>
  李掌柜是資歷深厚的老大夫,對太醫院尤其敬畏。一方面是太醫院里的御醫,那都是醫術高的國醫;另一方面,太醫院還是個行政機構,統管天下醫官,包括坐堂大夫。

  徐小樂雖然是個小小醫學生,背靠太醫院這座大山,也足以叫人尊重了。

  李大夫就道“此事的確是李某之過?!彼蛯⑶耙蚣毤氄f了,跟樂來喜說的大致一樣。只是李大夫反復道“李某固然知道改其他大夫的方子乃是大忌,但是莫莊主當年收留我妻女在莊上,躲過了虜災,對我有天大的恩德,我焉能不報?”

  莫莊主說不出話,半身癱瘓,另外半身也僵硬得很,只能“啊啊”說了兩句,口水已經流下來了。他兩個兒子侍立兩旁,大兒子連忙為父親擦拭口水,小兒子滿臉憤怒,卻沒有說話??梢娔业募医躺鯂?。

  徐小樂道“我能請個脈么?”

  莫莊主當然無從反對他都這樣了,還反對什么?他兩個兒子在老爹面前做不了主,見父親都不反對,自己當然更沒有理由反對了。

  徐小樂切了左右脈,問李掌柜道“李大夫開了什么藥?”

  李掌柜道“我以生黃芪為君,開了四錢。當歸尾二錢,赤芍一錢半,去土地龍、川

章節目錄

湖北快3遗漏 云南11选5预测推荐追号 贵州快三最后一期什么时间 浙江快乐十二助手 pk10技巧经验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30期 幸运快三走势图怎样看 看股票软件 吉林十一选五今天推荐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太阳城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