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、課業(1/2)

加入書簽

  照孫玉峰的說法,這個世上并沒有道儒墨法的區別,也沒有巫醫樂工之類的分野,所有的一切,歸根到底就是一個“道”字。

  因道而產生了陰陽,陰陽化為天地,天地生人,是為三才。所有其他學問,都是基于此而衍生出來,只是盲人摸象,取了大道一面。

  徐小樂看了大半天的山水,腦中已經勾勒出了一個幻想的人體。在這個基礎上再去背十二正經的脈絡走向,簡直就是順理成章,它不那么走反倒別扭了!

  別的醫門學徒背周身腧穴、十二正經,非得數日方能記熟,臨到用的時候還得想一想,徐小樂卻只記了幾個話頭,知道起止,整個經絡只用了半天就爛熟于心了,正是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。

  孫玉峰接下去又帶他去了孫武著的故址,用了一下午的時間給他講孫子兵法,再結合穹窿山的地形地勢,講解這些兵法原則的實際用法??此崎e話之中,醫門治病的手段總綱便講清楚了。

  “所謂上病下治,內病外治,左病右治說白了就是兵法的運用。三十六計對人有用,對病一樣有用?!?br/>
  傍晚時分,孫玉峰給下午的傳授做了個總結。

  徐小樂已經不自覺地將人體看成了一片有山有水的戰場,將六邪視作敵軍,自身的正氣是我軍。若是敵軍扼守水道,則病在各經;若是敵軍圍攻山巒,則病在五臟自己又如何圍魏救趙,如何順手牽羊,腦中好是熱鬧。

  徐小樂道“師叔祖,這些我都明白了,明日就可以學習治病了么?”

  孫玉峰笑道“哪有那么快!朱丹溪曾經說過醫治之難,難在診斷。你連人家得的什么病都不知道,如何施治?”

  徐小樂道“診斷的,我倒是也看過”

  孫玉峰搖頭道“靠去治病,那就不是醫生了,完全就是屠夫。要想學會診斷,首先是具備診斷的資糧。同樣是號脈,為何有的醫生一摸就準,有的醫生死活摸不出頭緒?這就是資糧不同?!?br/>
  徐小樂恭敬道“師叔祖,什么是資糧?”

  孫玉峰道“氣機感應。氣機有冷熱、滑澀、松緊、軟硬醫者自己的精氣充沛,就容易感應到病人的氣機,自然也就能知道是六邪中的哪幾邪在作怪,然后才有對癥下藥的基礎。若是醫者自己身體都虧耗得厲害,怎么去感應病機?所以看到自身多病的醫者,早早算了?!?br/>
  徐小樂皺眉道“師叔祖,這好像有些玄妙,我怕是學不會?!?br/>
  孫玉峰伸出手掌,道“來,你把手放在我手掌上,別碰到,看看有什么感覺?!?br/>
  徐小樂依言而行,自己的手離開孫玉峰的手掌還有一寸,就感覺到了一股熱氣。他道“是熱氣?!?br/>
  孫玉峰笑道“

  囚婚新娘。帖吧

章節目錄

湖北快3遗漏 内蒙古快三基本 排列三口诀 北京股指期货配资 河南河南11选5走势图 山西新十一选五分析 贵州快3预测大小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玩法 上海11选5走势图乐彩网 真正大数据龙头股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